夏學理快評》這就是監察院乾的事

夏學理快評》這就是監察院乾的事

天母飙车害1死2伤 男冤喊「会礼让行人」:邻居可作证

前臺大校長管中閔與作家楊渡合作撰寫《大學的脊樑》,管中閔13日出席新書發表會。(黃世麒攝)

臺大前校長管中閔於13日上午舉辦《大學的脊樑》新書發表會,並在開放記者問答時,即席憶及了「一件傷我最重、對心理影響最大、最痛恨的事」,公開控訴監察院爲了「卡管」,而干預大學自治的「違法、低級、下流」。

管中閔回憶道:當時他正住院做手術,然有人傳訊表示一定要與他見上一面。見面時,該名人士竟驚惶地不敢口說,只以紙筆寫下「監察院」三字。管中閔這才瞭解,所有與他往來的單位都遭到徹查,且限時在7天內,必須提供鉅細靡遺的資料給監察院;此外,監察院不但無視於《個資法》的規定,違法追索他長達20多年的報稅資料,甚且,還轉提供給特定媒體逐條地搞他!管中閔難掩悲憤地怒斥:「天底下,有這麼低級、下流的作法嗎?調查我的資料,還泄露給特定媒體,讓他們編造?這就是監察院乾的事!」

語畢後8小時,於2018年調查管中閔案的監委王幼玲、高涌誠、蔡崇義,發佈「澄清與說明」新聞稿,強調管中閔所言系「嚴重背離事實,特予澄清,以正視聽」。

試問:管中閔「嚴重背離」了什麼事實?若管中閔憶及的「一件傷他最重、對心理影響最大、最痛恨的事」,公開控訴監察院爲了「卡管」,而干預大學自治的「違法、低級、下流」之作爲不是事實;調查管中閔的報稅資料,還泄露給特定媒體,讓他們編造」,也不是王幼玲等監委乾的事,那麼,「律師高涌誠」、「法官蔡崇義」是不是就應該立刻提告,而不該只透過中央社,發佈一紙「澄清與說明」新聞稿!

去年5月14日,檢察官陳隆翔曾針對監委高涌誠對他的二度彈劾,以聲明書公開痛陳:「高涌誠在約詢時對我說:你不幫我想怎麼解決的方法,你就是在逼我們彈劾你!」對此,陳隆翔嚴詞質問:高涌誠對「追殺」他的經過,「是忘記了?還是害怕想起來?」

10年内2度酒驾撞死老翁 南投首件国民法官审判案今起诉

看看,從管中閔案到陳隆翔案,監察委員與監察院乾的「違法、低級、下流」,「傷人最重、對心理影響最大、最痛恨的事」,到底嚴重背離了哪門子的事實?

友希那纱夜的圣诞约会

蓝白合 侯柯都不能退选

※以上言論不代表旺中媒體集團立場※

失智婆婆只记得「爱吵架」媳妇 她1动作藏洋葱

我有一顆時空珠

彰化種菜外配當「車手」貼補家用 賺2千判刑逾1年得不償失